<cite id="btlp7"><video id="btlp7"><menuitem id="btlp7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tlp7"></cite>
<listing id="btlp7"><i id="btlp7"><span id="btlp7"></span></i></listing>
<var id="btlp7"></var>
<cite id="btlp7"><video id="btlp7"><var id="btlp7"></var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btlp7"></var><var id="btlp7"></var><ins id="btlp7"></ins>
<cite id="btlp7"></cite>
<cite id="btlp7"><video id="btlp7"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btlp7"><video id="btlp7"></video></cite>
<thead id="btlp7"><del id="btlp7"></del></thead>
<var id="btlp7"></var>
400-017-7876

新聞中心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>  時政新聞
時政新聞 行業新聞 公司新聞
MU5735,未完成的告別
時間:2022-03-28 09:14:50 點擊:
 

今天是東航MU5735航班失事的第七天。機上人員共132人。

據新華社消息,經過6天搜救,“3·21”東航MU5735航空器飛行事故國家應急處置指揮部26日晚確認,航班上人員已全部遇難。

航班載著一群流動的人,也承載了他們的生活愿望。登上飛機的,有在疫情后找了新工作、準備入職的人,有在外地打拼的人,有分隔兩地的戀人,也有離開老家、去大城市上學的年輕人。

一切幾乎都是從接機時打不通的電話開始的。3月22日至26日,在等待消息的時間里,6位親友講述了他們的經歷。講述的當下,語言也變得破碎,里面有長長的傾訴,反復回憶的與親友最后的話,假設,和無人應答的問句。

飛機墜毀,留下未完成的告別。我們試圖記錄他們真實的聲音。

【一】

“等我們過完36歲本命年就去登記結婚”

遇難者:藺河如(化名) 36歲

講述人:未婚夫

講述時間:3月22日-3月23日

我以前坐過好幾次飛機,從來沒有想過飛機真的會垂直地掉下來。

她以前在老家云南工作。六年前,她有一次來廣東汕尾找朋友,后來便留了下來。我在飯店做廚師,她那時做服務員。我和她同年,都是三十來歲。我追的她,之后我們就在一起了。

我們感情一直很好,很少吵架,每次吵完架,我會跟她道歉,抱著她說我錯了。我們從來沒有隔夜不說話的。不久,我們回她老家云南德宏梁河縣開了一家飯店,因為疫情影響,生意失敗,2021年我們又來到了廣州,租住在大石那邊。

我們很早就有結婚的打算,因為這幾年疫情給耽擱了。2022年春節,我們先去了我老家廣西,之后帶著我的家人一起到了她的老家,雙方父母見面商量結婚的事情。那一次,我們去她老家時坐飛機,回來時改成了坐高鐵。因為飛機顛簸,我總是很害怕。

我在她家的時候,我叫她爸媽“爸媽”,她爸媽叫我“女婿”,她弟弟弟媳喊我“姐夫”。雙方父母商量好了,等我們過完36歲本命年就去登記結婚。

那一次,因為她爸爸腿受傷,要拆鋼板,她在家里待了一段時間,沒有跟著我一起返回。

我回廣州后,我們基本上每天都視頻聊天,多數是我起床和下班的時候。飯店經常凌晨一兩點才下班,所以我們聊天時間都很晚。有時我們也打字,她會問我想不想她,或者我跟她說很想她。

前一段時間,她去了昆明,帶她爸爸去拆鋼板。我讓她直接從昆明坐高鐵來廣州,她說要先回老家拿東西再過來。德宏首府芒市沒有高鐵,她每次回家只能坐飛機。昆明到廣州有高鐵,但要八個小時。這幾年,她每次往返廣東和老家,大多數都是坐飛機,因為坐高鐵轉汽車,要花兩天的時間,而飛機當天就可以到達。

3月16號,她買了票,之后把購票信息截圖發了過來:3月21日9點50分,從德宏芒市到昆明長水;3月21日13點10分,從昆明長水到廣州白云。

出發前一天,她發信息問我,廣州要不要隔離,我說不用隔離,下飛機去做核酸就行了。

3月21日下午兩點多,我到機場接她,一直等不到她。我給她打電話,打不通,發微信問她出口在哪兒,她沒回。我很擔心,又過了一個半小時,還是沒有回信息。16點29分,我給她發了一條微信:“我擔心了,又過了一個半小時了。”

我沒有看(到)新聞。一直打她電話,一直沒有打通。后來,我聽朋友說,飛機出事了,對方把出事的航班發給了我,我看到就是這趟飛機……

出事后,我打電話告訴她弟弟,她弟弟再告訴她父母,因為我不敢告訴她父母。

第二天,我就來了梧州,坐了四個小時汽車。來的前一天晚上,我一直沒有睡著,在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小會兒。

我希望能找到她,抱著希望來到梧州,雖然知道飛機失事,很難有人生還,但還是盼望有奇跡發生。我想知道為什么飛機會出事。

“下輩子還要做最好的閨蜜”

講述人:表外甥女

講述時間:3月26日

我想對嬢嬢(藺河如)說,下輩子不僅做最好的親戚,還要做最好的閨蜜,家里的老人我會隨時看望,會去安慰的,安心地去美麗的地方吧!一路走好。

【二】

“我們連道別都沒有,我也沒有祝他一路平安”

遇難者:陳俊杰(化名)34歲

講述人:妻子

講述時間:3月22日

我其實現在想了解到最新的情況,想知道事情的經過,想知道家人的情況,別的我都能夠照顧自己的,我只想知道消息。

他是從昆明到廣州去出差,事先有說。我們兩個家在昆明。

平時他登機都會跟我講,他登機了。那天,他沒有跟我說,那段時間我也在柳州出差,也在忙著,但是我知道是那個時間點。

突然朋友發信息給我,你要是回昆明的話,你就不要坐飛機了,不安全。

我就查了一下,知道他在(那架)飛機上。我給他打電話我打不通。我就過來藤縣了,沒有去到現場,只是去到附近,這里有兩個接待點。我之前是住在另一個地方,后來我娘家的人也過來了,我哥、我爸和我姨父,我們一起搬到另一個地方了,我不記得那里是哪里。

他(老)家是昆明的,我公公婆婆在昆明帶著孩子,他們現在已經是瀕臨崩潰的狀態了。他又是獨子。公公婆婆很有教養,對孩子也沒有很高的期望值,就希望開心快樂就好了,過得很幸福,家庭的觀念很重。

我們能做的只有祈禱和等待,好像別的也做不了什么。

我丈夫是1988年的,跟我相差兩歲,他是我去云南麗江旅游的時候認識的,當時他是去出差的,他搭訕我,傳說中的艷遇吧。

我一開始被他吸引,感覺他長得好看,互相挺有好感的。

我們交往了大半年。我娘家是柳州的,之前在柳州開服裝店,把服裝店盤了以后去云南旅游的,覺得很喜歡那里,就想在那里再多生活一段時間。我們開了一家很小的咖啡館。

他的興趣愛好是吃和旅游,休閑的時候打游戲,喜歡到處跑。我們比較志趣相投,攢到錢了,我們就會一起到處去度假,喜歡吃各個地方不同口味的東西。

我那時候就已經打算嫁給他了,他為人比較正直,高高的,很帥氣,陽光,也沒有什么陋習。

他爸媽知道兒子談了戀愛,就從昆明開車去了麗江,我就在那里見了他的父母。他父母對我也比較滿意,我們就確定關系,未來覺得要一起走。訂婚,下聘,就跟著感覺走。

我丈夫比較佛系,性格上都沒什么特點,但是他這個人就有一個(特點),在生命安全上面比較膽小,他很會保護自己,他很怕受傷,很怕疼。像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,我當時不敢想,還沒看到飛機墜落的視頻的時候,我一直沒有辦法去想象,他當時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,什么心理變化。但是我看到那個視頻之后,覺得他應該是很絕望的。他每次坐飛機,要是顛簸一下都很緊張,會有(坐)飛機的那種恐懼癥,而且他很怕疼。這次飛機的事故,真的,太嚴重了,太慘烈了。

我們女兒四歲。3月20號生日,我(本來)打算回去給她過生日的,但趕不回去,因為(柳州)這邊公司還在發展初期階段,我走不開,就在這邊忙著。

她爸爸第二天也去出差了。

出發前一天晚上(20號),我跟他和孩子視頻。

他視頻里跟我說,航空公司一共改簽了三次航班,因為航班取消,結果又改,又取消,然后又改了另一個時間。

我說,你還去么?他說,去啊,就改簽唄。他說,改到幾點幾點的。但是我也沒記清楚,那時候可能太久沒見孩子,我心思都在孩子身上,我也沒注意到,他機票改到了幾點。

應該是改的(下午)一點多,他說。

這次(出差)是總公司叫他過去開會,他不久前應聘了這個公司,做環保的,在昆明分公司的經理。(去廣州開會)要走流程,那邊也訂了酒店,比較麻煩繁瑣,那邊也下達通知了。

他上一份工作是家庭影院裝修方面的,因為疫情,經濟也不好,沒辦法,那就想多賺一點錢。

他說挺想去試一下環保類的工作的,我就支持他去。

以前每次他出行的時候,他都會跟我說,他登機了,我每次都會跟他說,一路平安。但是這次,他也沒有告訴我他登機了,我也忘了,我也沒想到他1點鐘要上飛機這件事情,我們那天幾乎就沒什么聯系,我們連道別都沒有,我也沒有祝他一路平安。

只是中午12點半,他跟我發了一條微信,這個時候他應該是在去機場的路上,或者已經到機場了。他說,你周四回昆明的時候,你看機票便宜,就坐飛機回來,相對高鐵安全一點。我回復他,知道了。

【三】

“每次都是她關心我,我沒有去想她也是一個女孩”

遇難者:李芳(化名) 34歲

講述人:侄女

講述時間:3月23日-3月25日

如果不是瑞麗疫情嚴重,封城、隔離,沒辦法正常工作,小姨也不會去昆明上班,后來也不會坐上這架飛機。

我們鎮在瑞麗邊角,靠近緬甸,交通不太發達。1988年,我小姨在這里出生。她讀書時成績很好,后來考上了昆明的大學。那一年,村里只有三個人考上了大學。小姨大學畢業后,換過幾家公司,但不管在哪家公司,她都得到領導、同事們的認可。

2018年左右,小姨開始做翡翠主播。這個行業需要晚上直播,她工作很認真,經常凌晨才下班。

瑞麗封城后,時常居家隔離,沒有辦法正常工作。去年8月初,小姨去了昆明上班。其實我當時跟她同時離開瑞麗,但我們去的地方不一樣。自那之后,我們沒有再見過面,雖然經常微信電話溝通。她今年過年也沒回來,沒有見過家里的親人。

因為懷孕,今年三月初,我回家待產,此前幾天,小姨跟我說她想回家。我叫她回來,還說要帶她去做核酸檢測,但她最終沒有回來,而是準備直接去廣州,他們公司搬去了廣州。因為回來,再出去的話,要隔離14天,費錢又費時間。

我姨夫留在了老家,他們結婚后,一直沒有生小孩。我奶奶經常催促他們。后來,小姨跟我奶奶說,她準備今年年底回家備孕。但再也沒有機會了。

出事當天,我從新聞里看到飛機出事,沒有想到小姨會在飛機上,那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多。后來,我們給我小姨打電話、發信息,一直聯系不上,我才開始害怕。我們問她公司領導、朋友,咨詢東航。

晚上九點多,確定了小姨在飛機上,我大哭。

我一直不愿相信,希望有奇跡發生,希望她能平安歸來。

出事前,她最后一條朋友圈內容的是:究竟是怎樣的終點,才配得上這一路的追逐和奔波。

我小姨非常努力,不屈于現狀,不然也不會34歲了還在外面打拼。我們家庭成員非常多,她愛我們每一個人,每個人對她印象都非常好。

因為瑞麗這邊屬于隔離狀態,我們沒有辦法第一時間趕到梧州。我們家屬很悲痛、又期待一絲奇跡,不知道怎么辦,所以發了有關小姨的抖音視頻,沒有發照片,就是祈禱她能回來。沒想到上了熱門,接著被網友各種噴。他們說:遇難者(家屬)不會登錄抖音,你發在抖音意圖是什么?家里人去世你發在抖音上面這不叫蹭熱度叫什么?你在抖音上守孝嗎?

我很無語,我奶奶在抖音下面評論,一遍一遍地轉發小姨的視頻,讓她趕快回家。因為對于老人來說,抖音力量很大,或許能找回她的女兒,而且看照片也是一種寄托和思念。

3月25日凌晨,我發了一個致歉信,之后整夜都沒有睡著。我現在都不敢發抖音了,害怕被噴。我把家里人拉黑了,特別是直系親屬,因為不想讓他們看到這些。本來他們就已經很難過了,看到這些肯定會更加難過。

致歉信

我小姨比我大12歲,她對周圍的人很好,幫很多人介紹過工作。以前,每次也都是她關心我,我沒有去想她也是一個女孩,也需要人關心。

新聞報道的“平安扣”(描述),是我小姨的同事寫的,但我不是很清楚,也沒有過多地去問。如果不是為了生活,誰會想坐飛機去他鄉奔波。

【四】

“我想親口說出來,告訴她那句話”

遇難者:袁思憶(化名)

講述人:朋友

講述時間:3月25日-3月26日

我本來就喜歡航空,(下午)3點我看一個航空大V的消息,說飛機失聯了。我趕緊點開“flightradar24”,一個查飛機航線的專業網站,上面顯示失聯。(但)“航旅縱橫”上面顯示已落地廣州白云機場。

接近4點的時候,網上有一些村民拍了飛機殘骸視頻,還有一個礦業公司監控拍到(墜機)畫面,山上起火了。我一直在祈禱是假的。4點10分不到,手機推送了官方消息,確定墜毀。我當時就哭了。

那天晚上我從遵義市區趕回縣城的家,高速一個半小時,我坐車上從頭哭到尾,有乘客問,是不是墜機了?我不太想別人知道,但我還是回答一句,是。再問詳細的話,我沒再說。

到家之后,我媽也知道了,其實我媽并不知道我倆之間的事。她僅僅知道那是我一個朋友,不知道她可能即將成為我女朋友。我偶爾會被催婚,畢竟28了,還沒有正式談過戀愛。

晚上看到飛機垂直落地(的新聞),瞬間我心碎了。但我還是又發一條朋友圈,祈禱有生還者,其實我心知肚明,不可能。

(這是)很復雜的情感,我不知道用什么表述。我知道航班失聯的那一瞬間,就給她發了消息。確認失事時候發了。看到飛機導致山火的(視頻的)時候,我也發了。看到礦業公司的監控畫面后,我也發了。

最開始我不確定她是在那架飛機上,不知道航班號是多少,只知道是1點多飛廣州的航班,查了一下,那一兩個小時,只有一班,我心里邊其實已經有底了,但我就是矛盾。我說你不是要找我玩嗎?為啥?你一定要回答我。

3月21號晚我完全沒睡。那會兒現場肯定是封死的。3月22號中午,一兩點鐘明確,對,我要去(現場)。

那會兒只要能到廣西,只要我到達第一個中轉站,不隔離我,飛哪的我都愿意。剛好海口有一架飛機(中轉),第二天一早飛南寧,第一時間從南寧坐動車,趕緊去藤縣。

(其間)一直在地圖上找花店,我要找白玫瑰。至少聯系了20家花店,都是等到晚上,或者第二天早上才有。在南寧,我找(到)了一家非常精致的花店,別人也說拿不到白玫瑰,我說實在不好意思,MU5735上面有我的好友,我大老遠過來,你們能不能想盡所有的辦法,我加價。為了我這個事兒,其實我也挺感激他。

當時下的瓢潑大雨,我為了保護花,衣服濕透了。

很慶幸,我坐上了去藤縣的最后一班車。那天車上人很多,我沒找到放花的空位。全程把花放我的腳下。如果有人出入的話,我會第一時間護著花。花那會兒對我的意義遠大于一切的。

(動車)過了廣西貴港之后,我的心情越發沉重。心里面很猶豫,這一次來廣西,第一,我不確定能想辦法找到幫我的人,讓我進入現場,或者把花帶進去。

第二是對于她的個人的這種情感,我沒法給你形容的一種感覺。我想了很多,從認識她到3月21號事故發生,很亂。

到達藤縣,我在站臺站了兩三分鐘,思考(和)她之間的事,眼淚不停地跳。

找到酒店后,我第一件事是發微博求助網友(如何去現場)。很多人私信我,有個網友就住我旁邊,不超過10分鐘回復我:“我帶你去!”

我下樓就看到他的車停在我酒店樓下,他和我同年。說真的我還有點害怕,我說這人是圖啥呢?他說他也經常坐飛機,可能這個事對他也是一種打擊。

陳執搭乘網友的車靠近墜機現場時

那邊24小時不停地在搜救。快到高速公路旁時,網友說他不敢再冒險了,我們只能把花放在右側(路道),(那)離墜機點距離近。

當時下著非常大的雨,非常冷,我在雨里待了兩三分鐘,我離現場很近,觸手可及。我很高興能離她這么近,我放的花希望她能看到。

放在現場附近的花

(上車后)離現場越來越遠,但是我也一點沒有想哭的感覺,沒有過于悲傷的感覺,我不知道這是麻木了還是怎么樣。

我還和他說你可以開快一點,聽上去比較殘忍,好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,我想干脆一點,不要再去看到,不要再去想。

我自己那束其實沒放。我想第二天能不能再找其他人想方設法給我帶進去,帶到離現場更近的地方,(但)確實很難。

我現在都覺得內疚,為什么把花隨便找了個地方放,為什么要草率地做這樣一件事,那束花有21朵,那是有含義的,就是3月21號。

我(和她的)聊天記錄還在,看到會忍不住點進去看。每當看到,萬分地呵護,生怕不小心被我刪掉了。最后的記錄,是在(21日)中午,我說有機會一起玩,我給她當導游。

平時我幾乎不做夢,這兩天天天做,睡得很差,夢到第一次見面的場景,還有亂七八糟啥都有。

她是一個比較樂觀幽默的人,追求時尚,愛美,愛笑。

我和她主要是在手機上聊天。她喜歡旅行,美食。我們主要聊的是想去的地方,要不要去北歐看一下圣誕老人,去非洲大草原看動物遷徙,我們都想去南極看極光。考慮去南極的途徑,從智利去有船,還可以坐軍用飛機,有賣民用票,兩種方式都體驗一次。都吹得漫天跑。

我平時比較喜歡做南瓜餅,她說哪天可以吃一下。

我們就見了三次,但是我時時刻刻記得她的面孔。

我沒有明確地給她表達愛意,盡管她問了我,你是不是喜歡我,我沒有正面回答,都還沒有正式成為男女朋友,就發生這一場事故,這個人就沒有了。

如果我能順利進入現場,我應該還會給她發消息。

所有人說,要開始新的生活。(到那時候)我就不考慮再給她發了,然后封存那段聊天記錄。我媽還問,能不能給看一下聊天記錄,我說不行,任何人我都不想告訴,包括我最好的朋友。

我想一直都給她發,看到聊天記錄或者生前的東西,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她。(我想)不管多長時間,三五年后,看到還是會(想起)。

我還沒能送完她最后一程,她家屬不一樣,可以帶走一些遺物。但我沒有權利,我沒什么資格。就算我有資格,我也不想拿。看到這個東西會想起她,這是一輩子忘不掉的,(但是)畢竟人不能一直思考這樣的事。但這幾天我肯定不行,人的狀態意識陷在里邊了。

進入現場,我想親口說出來,告訴她那句話:“我喜歡你,你做我女朋友你答應嗎?”

已經問不到了。

【五】

“這也是我最后一次送他坐車去機場”

遇難者:林鵬(化名)21歲

講述人:哥哥

講述時間:3月24日-3月26日

(我們)老家河南商丘,隨父母做生意,到昆明8年了。

(飛機上的)是我親弟弟,21歲,在廣州理工學院讀書,今年就要畢業了。

(我們兄妹三個)年齡相差不大,我23,弟弟21,小妹18。小妹在讀高中,今年考大學。

(弟弟)學校暫時沒有開學,疫情嚴重。他打工剛回來,寒假工,打工的地方離我(昆明楊林鎮)不遠,在我這玩了幾天。去廣州是老師有事讓去的,具體我也不太清楚。(這)也是我最后一次送他坐車去機場。哎呀,天塌了呀。我現在還是感覺在做夢,問老天,我是在做夢嗎?

能找到一個完整的遺體也好。

(我)還沒去藤縣,父母傷心過度,輸液中,現在不能坐車了,我還要照顧,只能等消息。我喝了點水,也算吃過了。我不敢吃飯,弟弟沒走之前,都是我叫弟弟吃飯。

我現在一秒也不敢離開老媽,醫生說輸液只能補充能量,精神方面只能安撫。老爸是想看孩子最后一眼,我都不知怎么安慰,碎片都難找。小妹(這邊),具體事故還沒給她說,(但)她應該也知道個差不多,現在網絡那么發達。

百年一遇(的事情),怎么讓俺這個普通的家庭遇到了?

這兩天親朋好友也比較多,有的接待不了,(我)整個人跟傻子似的。政府部門看望多次,我們也非常理解。

望記者和媒體及時報道最新消息。我現在想一步到事發地。

一切都在悲痛中,等奇跡生還。

【六】

“這次去昆明,瞞著我們去的,我們也不知道”

遇難者:張洋(化名) 18歲

講述人:舅舅

講述時間:3月24日

外甥在廣州一個成人教育院校學電競解說專業。本來,他在學校,19號那天上午跟他爸爸說,學校做核酸檢測,要回家拿身份證件,要他爸爸跟老師請假,說家里有急事,要張洋回來一下。

那天,他回家洗澡,換了衣服。第二天凌晨4點多就出門了。其實,我姐夫也覺得奇怪,怎么這么早出門,他說,我是學校的干部,要早一點去。他爸爸說要送他,他說,不用送,不用送,我自己去。

出事的那天下午四點多,學校老師打電話給他爸爸,說張洋怎么(三天)沒來上學,我姐夫就懵了。他說,怎么可能?他一直在學校不是?他(張洋爸爸)一直以為他(張洋)在學校做核酸檢測。

他馬上(給張洋)打電話,打不通。

沒過多久,我姐夫就知道飛機失事,他的航班又是哪一趟。

之后,我們又從孩子的表哥那里知道,他在那邊(昆明)談了一個女朋友,星期日是她女朋友生日。

這次去昆明,瞞著我們去的,我們也不知道。事發前一天,我姐和姐夫跟他打電話,我姐夫還開玩笑,你是不是去女朋友那里了。我外甥說,爸爸,你開玩笑。

他這次去昆明,可能怕我們家長會反對。其實,我們一個比較開明的家庭,不會反對他談女朋友,但是說去昆明,我們肯定會擔心影響學業,不會讓他去。

之后,我姐夫就直接去派出所報案,民警說我們這邊只能查到你兒子去昆明的信息,要了解詳細的情況,要到白云機場的東方航空那邊。

當時,我姐夫晚飯都沒吃,直接去機場的東方航空公司查張洋的登記信息,想要確認。

航站樓設置好了家屬的接待室,在名單上面,他一眼就看到兒子的名字,東方航空的工作人員說,已經百分之百確保張洋在飛機上面。

那個時候,東方航空已經安排大巴了,當天晚上9點左右出發,凌晨3點左右到廣西梧州。

第二天我們想去,現場已經管制了,我們沒進去。23號中午12點多,我們進到勘驗現場,直線距離可能50米左右,當地政府已經設置了一個祭拜遇難者的平臺,我們獻鮮花、燒紙錢……

晚上我們回廣州,因為我姐姐(張洋媽媽)在廣州,她傷心欲絕,我們怕她有什么問題,沒讓她去。現在先回來通報一點情況給她,安撫一下她,過幾天我們自己開車過去。

這幾天,我們在寺廟里面,為機上的人超度。

“希望弟弟在天上要過得好好的”

講述人:表姐

講述時間:3月24日、3月26日

我有些話想對我弟弟(張洋)說。

我對我表弟太多印象沒有,2020年姥姥去世的時候見過他,那個時候他高高的,特別帥氣。

張洋才18歲,人生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啊。我表姑姑父有一兒一女,女兒已經嫁人,生了2個孩子。兒子不幸在這次飛機事故中去世。我看到視頻,聽張洋舅舅在藤縣那邊一邊哭一邊喊:“張洋,舅舅接你回家,你快回來啊,家里人都在等你。”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

我表弟是湖南人,1米7以上,特別瘦,愛打王者榮耀。我21號下午知道表弟在飛機上的,是我二伯說的,起初我不相信這是真的,我以為他騙我們的。可后來姑奶奶(張洋外婆)一邊哭一邊打電話過來,反復確認我才知道是真的。雖然知道結果,但還是希望他能平安歸來。

可聽新聞說已經全部遇難。飛機出事,8000米高空垂直墜毀在廣西梧州市藤縣的山里。就算鐵打的東西都會被燒沒,更何況是人。

老天為什么要讓他離開這個世界?他還沒有好好長大,孝順他的父母啊。

希望弟弟在天上要過得好好的。

上一篇:兩日新增感染者超過3000例,吉林到底發生了什么

下一篇:馬上!油價又要變了

關于我們 | 保安天地 | 新聞中心 | 常規保安服務 | 特勤保安服務 | 保安招聘 | 聯系我們 | 在線留言


版權所有 ©2016北京市昇騰保安服務有限公司;電 話:400-017-7876;手機號碼:13366621535
備 案:京ICP備16011551號-2  技術支持:昇騰保安63970338

亚洲久热无码中文字幕,免费AV片在线观看网站,制服丝袜AV无码专区,日本大胆人GOGO露私艺术影在线看片a v 免费观看,在线观看国产AV每日更新,中文字幕手机在线AV_国产_一级毛卡片不收费视频,一级毛卡片免费观看www,国产精品毛片在线视频,国内国语一级毛卡片亚洲极美女高清视频观看-亚洲欧美中文字幕网站大全-亚洲人成网狼客人网